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指五洲,笔扫千军,气贯长虹,音绕乾坤

《鹰》拨开云雨斗风狂,征战天空破雾霜。南北纵横无阻挡,东西往返任飞翔(七绝)

 
 
 

日志

 
 
关于我

《松竹情》北山青深隐松神,南江绿翠现竹魂。遥相呼应起涛浪,霞光普照披彩金。百尺标杆有正气,千年铁骨无曲身。顶天立地抒壮志,高风亮节贯古今。一首高歌震寰宇,万丈豪情引鹏锟。长城内外有踪影,大河上下觅知音。霜打雪压松直挺,风吹雨淋竹长新。松竹自古好品质,历经磨难不变心。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转】北京时间 人象冲突之困:云南再遇大象“杀”人 村民苦无良策应对  

2017-06-22 20:36:37|  分类: 政论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象冲突之困:云南再遇大象“杀”人 村民苦无良策应对

  • A+
  • A-
2017-06-22 16:35:38阅读 (24.3万)作者头像暴风眼关注

与19头大象共居的恐惧 它们会听人话我们不敢乱说

6月22日,距老伴遇害已整整一个月,66岁的赵批黑还是不断陷入噩梦。他反复梦见,大象挥舞着鼻子朝他跑来,老伴被大象踩踏致死的场景不断重现。惊醒之后,老人悲从心来,相濡以沫47年的老伴真的回不来了。

5月22日,澜沧县发展河乡黑山村委会梁子老寨村民赵新妹遭遇大象袭击身亡。据媒体报道,从1996年至今,已有21人因大象袭击丧生。

2014年5月29日,随着国家一级保护动物野生亚洲象从临近的糯扎渡镇第一次进入到云南省澜沧县发展河乡地界之后,这里的人象矛盾逐渐凸显。

庄稼被吃掉、村民遇袭,人们对大象的态度也从最开始的高兴、兴奋,转变为现在的恐惧和仇恨。

“人的生命都受到严重威胁,为什么不能管管大象呢?”目前,村民们都笼罩在野象袭击的阴影下,希望能找到一个有效的对抗方法。

【转】北京时间    人象冲突之困:云南再遇大象“杀”人 村民苦无良策应对 - 妙康居士 - 妙康居士~晴樵雪读的博客

老伴遭遇大象袭击的场景成了赵批黑挥不去的梦魇。图/程权

夫妻俩干农活突遇大象袭击

澜沧县发展河乡黑山村委会梁子老寨,自赵新妹遇袭身亡后,村里的人越发的小心谨慎。

“如果那天不下地,老伴就不会死了。”赵批黑回忆起当天的情形,脸上透着悲伤。

5月22日,66岁的赵批黑在地里已经连续忙了10多天,早上起床后,他跟老伴说,想休息一天缓解一下疲劳。

“还有两天,活就干完了。”在68岁老伴赵新妹的劝说下,上午9点,两名老人骑着摩托前往距村庄3公里之外的地里种玉米。

黑山村虽然周边都是延绵不绝的大山,但山势并不陡峭,村民们便在地势较缓的山坡上种植茶叶、玉米、果树,在台地或平地种植甘蔗和水稻。

村庄周边半山腰以上至山顶的区域,依旧保留了大片茂密的森林。两位老人当天耕种的玉米地,就正好处于森林边缘。这样的地理环境不仅利于耕种,也利于象群活动。

事发当天上午,野象观测员报告,象群并没有在黑山村,而是出现在相邻的西双版纳州勐海县勐阿镇境内,与事发地点直线距离约8公里。

两位老人在地里平静地耕种了大半天,直至下午5点,惨剧发生。

当时,两人正准备收工回家,赵批黑走到距赵新妹5、6米外的木板房下推摩托车。这时,他只听到赵新妹大喊“老象来了”。他回头看见两头野象正从玉米地边缘的树林里冲出来,赵新妹边喊边朝山坡下跑去。赵批黑急忙发动摩托车,但此时摩托车却怎么也启动不了。

当赵新妹跑出十多米远后,一头野象追上了她,甩起鼻子将其打到了水沟里。紧接着,野象又用鼻子把她从水沟里勾了出来。另一头大象则朝赵批黑走来,赵批黑立即举起锄头砸向木板,大象听到声响后调转了方向。

此时,赵批黑已经听不到老伴的任何动静。他看见,两头大象用鼻子把老伴的衣服撕扯下后,又用鼻子把人卷起来甩。极度恐惧的赵批黑先是跑向木板房二楼躲了起来,他想打电话求助,但发现电话在老伴身上。

躲藏十多分钟后,赵批黑逃离木板房,绕路跑回家报信。

“你妈被老象踩死了,你们去把她找回来。”在听到父亲的呼喊后,赵家人当即召集了约30人赶往始发地。但此时,另外12头野象群也到达了事发地点,一行人在半路上被赶来的野象观测员杨所且劝回了家。

赵批黑的大儿子赵荣安赶回家后,又提出要开着两辆挖机、一辆大货车去事发地驱赶大象,把母亲的遗体抢回来。

但这一提议也被赶来的乡干部劝住了,如果驱赶时挖机伤害了大象,还是大象再伤害其他人,赵家人都无法再承担这些后果。

【转】北京时间    人象冲突之困:云南再遇大象“杀”人 村民苦无良策应对 - 妙康居士 - 妙康居士~晴樵雪读的博客

被野象破坏的屋顶。图/程权

大象屡伤人命引发恐慌

“大象刚来时,我们都很高兴,还有人说大象是带福来了。但现在,大象搅得村子几年不得安宁,我们对它们只有恨了。大象是要保护,但我们的生命安全也需要保护啊。”赵荣安说。

经过了难熬一晚,第二天早上,他和一行人赶往玉米地后发现,母亲已经被象群撕碎了,其中一块遗体碎片在事发地外600米处才找到。

花了三个小时,赵家人才把赵新妹的遗体拼凑起来,安葬在玉米地旁边。办完丧事,赵家人就没有再去过事发地。

“荒了就荒了吧,我们也不敢去了。”赵批黑说,“大象力气很大,连楼梯的铁扶手都能掰断。它们是国家保护动物,我们不能伤害,只能任它来欺负。”

他说,儿子赵荣安两年前在一片25亩的坡地上种植了芒果树、桃子树和柚子树之后,也是因为野象袭扰,已有半年多没管过。

北京时间“暴风眼”(微信号:btime007)看到,这片地的杂草已经和果树一样高。

最令他伤心的是,老伴不是第一个被大象杀死的亲人,据他介绍。两年前,住在勐乃村的侄姑爷也惨死在大象脚下。

据春城晚报去年6月8日报道,从1996年至2016年6月,普洱市辖区共有20人遭亚洲象攻击身亡。加之赵新妹的死亡,目前普洱市至少有21人死于野象攻击。

大象再次踩死人的消息传开后,发展河乡附近的面包车司机都拒绝在下午进入黑山村。

“下午进去再返回天就黑了,遇到野象是非常危险的。”一名司机说。

包括附近村庄的村民到了夜里都不敢外出。

北京时间“暴风眼”(微信号:btime007)在梁子老寨一条穿越村庄的水泥路与一条连接山林的土路交叉口看到,几个轮胎被放在土路中间,烧得只剩下轮胎的铁丝和灰烬。

村民们表示,这是在晚上点燃用来防止大象进村的土办法。“原来烧火还能吓唬大象,但现在很多大象已经不怕火了。”赵荣安说。

这个说法在几天前得到了证实。

外乡人钟双福等四人来到梁子老寨种甘蔗后,便在甘蔗地中间用木板和石棉瓦搭建了一个临时的家。因为此前已被大象“光顾”过两次,所以他在入睡前都会在房前燃起火堆。

6月18日凌晨2点,他们一家被急促的狗吠声吵醒。借着月光,他看到两头野象正穿越两百余米外的公路进入甘蔗地,四人连忙跑到了几百米开外一处废弃厂房的二楼躲藏。

最终,这两头野象在破坏了他的木板房、打坏一块太阳能板、吃完6袋喂猪的玉米后,于早上8点进入了另一侧山的森林中。大象的这次光顾,导致他损失了四千多元。

钟双福对于大象是又怕又无奈,他说:“烧火只对一头大象有用,另外两头根本就不怕。我们对大象还不敢乱说,它们会听人话,怕报复,我们不敢说它。”

【转】北京时间    人象冲突之困:云南再遇大象“杀”人 村民苦无良策应对 - 妙康居士 - 妙康居士~晴樵雪读的博客

梁子老寨公路边的野象粪便,野象活动范围已经遍及村庄各地。图/程权

植被破坏导致大象迁徙

“从前我们这是见不到大象的。”赵批黑回忆,他和老伴年轻时经常步行5小时到彼此的村寨约会,从不担心路上会出现野象。

发展河乡林业服务中心的工作人员向北京时间“暴风眼”(微信号:btime007)介绍,2014年5月29日起,大象从邻近的澜沧县糯扎渡镇、勐海县勐往乡进入到发展河乡之后,便经常在该乡的黑山、勐乃、营盘三个村出没,象群从刚来的13头发展到如今的19头。

即便是2014年5月29日,当13头野象从糯扎渡镇来到发展河乡勐乃村委会小河边村时,很多人都认为野象群应该不会长待。

但事实上,这只是野象群扩张地盘的开始。在2014年的下半年里,野象群就已涉足了发展河乡的四个村委会,其中勐乃、黑山两个村是野象最爱光顾的地方。

发展河乡林业服务中心工作人员分析,野象群之所以会突然离开传统活动区域,与近年来大力发展橡胶种植有一定关系。

据云南数字乡村网数据显示,近年来勐海县勐往乡、澜沧县糯扎渡镇都将橡胶产业列为乡镇的特色产业重点发展。其中糯扎渡镇2016年特色产业种植面积过万的有两个产业,一是橡胶,种植面积达到6.39万亩,二是咖啡,达到3.94万亩。

原来的农田甚至森林被橡胶林替代后,加上除草剂的使用,使得野象的生存坏境越来越不好。野象为了觅食,自然要扩大地盘。

发展河乡森林覆盖率达73%,在57万亩林地中,原始森林有十多万亩。森林中的竹子、野生芭蕉,森林边的水稻、玉米等植物,为野象提供了相对多的食物。

但由于山顶、山腰是森林,山脚、坡地是村庄、农田的格局,使得黑山、勐乃等村庄的森林也并未完全连片,因此人象活动区域出现了重叠,。

“一般野象吃点地里的庄稼,农民也不会太在意,一来这边地多,二来吃了也还有保险可以理赔。”林业服务中心工作人员介绍,“但野象对硝、盐一类的矿物质有需求,就会进村去找。”

该工作人员的说法得到村民们的证实,很多村民表示,大象进村后除了吃粮食,也会把盐巴吃光。而很多硝潭(注:含有矿物质的水潭),也分布于地势平缓的人类活动区域。人象活动区域重叠,冲突自然在所难免。

【转】北京时间    人象冲突之困:云南再遇大象“杀”人 村民苦无良策应对 - 妙康居士 - 妙康居士~晴樵雪读的博客

当地政府为监控野象,在村庄附近设立了6个摄像头。图/程权

目前无法杜绝大象伤人

“我们现在有地不敢种,晚上不敢出门,人的生命都受到严重威胁,为什么不能管管大象呢?”赵新妹死后,有村民对当地保护大象的政策提出了质疑。

对于村民的质疑,该乡林业服务中心工作人员表示,对于野象,林业部门的职责就是保护。

而当地政府,为防止野象袭击村民,也想了很多办法。据介绍,从2014年野象到来之后,发展河乡便建立了野象观测平台,由野象观测员向林业服务中心汇报野象位置。同时,政府还与相关企业合作,用无人机监控象群活动。此后再由该中心把野象动态消息发送至乡、村、组的干部手机上,再由村干部通知村民注意躲避大象。

从去年8月15日开始,由澜沧县林业局划拨专项资金买来亚洲象爱吃的玉米等食物,在亚洲象经常出没的村寨道路上设置投食点。给野象加餐后,便能减少野象进村的次数。

而对于野象造成的损失,云南省开展了野生动物肇事公众责任保险试点,由政府全额出资投保,保险公司勘损赔付。林业服务中心工作人员介绍,2016年时野象袭击人员死亡的赔偿金额是20万元。

北京时间“暴风眼”了解到,政府在野象进出的黑山村、勐乃村周边安装了6个监控系统,一旦发现野象还能通过监控系统上的喇叭向村民进行报警。

但即便如此,依旧没能避免赵新妹的死亡。

家属表示,事发当天并没有听到村小组对野象位置的广播。但从发展河乡林业服务中心提供的群发短信显示,在当天中午的十二点零五分,确实群发过象群在黑山村梁子寨与勐啊农场八队森林交界处活动的预警。由于赵新妹的手机也被野象踩坏,她是否收到过这条预警,目前不得而知。

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林业工作者表示,要杜绝在澜沧、勐海一带活动的野象群进村,现阶段是不可能做到的。除非当地政府下定决心,将这一群象迁移到自然保护区内,提供充足的食物,才可能减少野象下山扰民的几率。

目前确实没有什么好办法来防控野象进村,不论是烧火,还是放炮仗,时间长了野象也就不再害怕了。“也有对野象打麻醉枪之后再转移的先例,但枪支是由公安部门掌管,在野象进村的第一时间,很难能使用到麻醉枪。”

这位林业工作者解释,“究其原因,还是人类活动侵占了大象的生存空间。由于修建水库,种植经济作物等因素,切断了这群野象与其他象群的联系,最终让它们被圈在了人为制造的孤岛之中。”

“尽管周边各村都设有野象观测员,也有无人机助阵。但一旦野象进入森林后,在热带植物的遮蔽下,无人机也难以时时监控象群的位置。”野象观测员杨所且坦言,自己心里也害怕,他在寻找象群时候已有四次突然遭遇象群并被追赶的经历。最危险的一次,是在逃命之中手臂脱臼,但还得拖着脱臼的手臂继续跑。

文/程权

【转】北京时间    人象冲突之困:云南再遇大象“杀”人 村民苦无良策应对 - 妙康居士 - 妙康居士~晴樵雪读的博客

北京时间“暴风眼” 原创,转载须注明来源。

“暴风眼”为你探求真相,如有新闻线索,欢迎爆料。邮箱:btimecf@btime.com


责任编辑:戴熙婷 (FJ106)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