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剑指五洲,笔扫千军,气贯长虹,音绕乾坤

《鹰》拨开云雨斗风狂,征战天空破雾霜。南北纵横无阻挡,东西往返任飞翔(七绝)

 
 
 

日志

 
 
关于我

《松竹情》北山青深隐松神,南江绿翠现竹魂。遥相呼应起涛浪,霞光普照披彩金。百尺标杆有正气,千年铁骨无曲身。顶天立地抒壮志,高风亮节贯古今。一首高歌震寰宇,万丈豪情引鹏锟。长城内外有踪影,大河上下觅知音。霜打雪压松直挺,风吹雨淋竹长新。松竹自古好品质,历经磨难不变心。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女贪官阎健宏的人生悲欢:警示警醒  

2017-04-24 12:54:40|  分类: 法律知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女贪官阎健宏的人生悲欢:警示警醒

谁说女贪官没理想?——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闫健宏曾经拥有她足以自豪的过去:1949年参加工作,1952年入党,长期在河南工作,曾任河南省南阳地区行署专员,河南省计划委员会副主任,郑州铁路局政治部副主任。1989年,她随任贵州省委当书记的丈夫刘正威调黔工作。先后出任贵州省政协常委、贵州省计划委员会副主任、党组副书记,贵州省国际信托投资公司董事长。真可谓平步青云,一生仕途坦荡了。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老党员、老干部,在知天命之年,即将光荣隐退之际,却被滚滚而来的市场大潮冲得头晕眼花,如入荒洲,迷失了方向。多年来的信念恍惚、动摇,心中理想的大厦崩溃倒塌。退身之路,在她眼中越来越重要,越来越急需去开辟了。她曾说:给公家干没意思,我们弄2千万元自己开公司干美国,仿佛是闫健宏经过漫漫长夜,反复选择,于云开雾散处看到的圣地。她将自己两个儿子和儿媳都送到美国,并且公开表示,自己将来也要到美国去生活,党籍、国籍都可以不要。然而,她自己也十分清楚,在那块圣地,最神圣的灵通之物乃是金钱,投奔圣地必须有足够的钱。自己行将退休,有权不用,过期作废,趁大权仍在掌中之际,须用好用足,为儿子,为自己广开财源,钱自然是多多益善了!1989年,闫健宏调贵州工作后不久,就将在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工作的大儿子刘博,安排到贵州省政府驻京办事处工作。刘博到办事处伊始,便向领导提出:自己出去跑生意,向办事处交承包费。下海容易得难。茫茫商海不知淹没了多少下海者。即使浮在水面,却仍是捕大鱼者廖廖,捞小鱼者甚众。然而,这些对刘博来说,实在毋需道之,他清楚自己身后有多硬的靠山,多好的大船。

闫健宏出山了。自然不会让儿子在里瞎扑腾,自己袖手旁观。她要给儿子开路、搭桥,创造条件,为儿子也就是为自己赚钱。当年8月,闫健宏原来认识的一个港商找到她,提出要向贵州进口2万吨化肥,请她帮助。闫健宏一看有利可图,就把这笔生意接下来,交给刘博去做。为了使这笔生意成功,闫健宏选中毕节地区,多次找地区领导和有关部门的人员,要求他们接受化肥,并直言相告:具体事由刘博给你们办。然而,这批化肥却是农民 不愿使用的品种,又不合农时,且价高量大,因此难于销售。但是闫健宏和刘博的背景、地位,却像砝码一样,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令买卖的天平向有利于她们的一方倾斜。毕节地区领导,把接受这笔化肥当作为政治任务接受下来。9月,刘博带着毕节地区农资公司副经理到深圳与港商签订了合同。闫健宏又批准用国家计委追加给贵州省的2万吨进口化肥指标,搞到了国家计委批准的运输计划,将这批化肥运到了贵州。毕节地区将这批化肥摊派到各县,造成了大量积压,只好按闫健宏的主意,动用了437.7万元扶贫工程款,才还上化肥款。而港商却从中赚了几百万元,刘博也用假证明抵帐,将海关免征的、应退回贵州的产品税押金 36.9万元据为己有,此外他还另从港商处获取了3.3万元代办费。第一笔生意就赚了几十万元,使闫健宏、刘博大喜过望,一发而不可收。

1991 年上半年,闫健宏又指使省计委干部,先后四次向国家计委打报告,以贵州农业发展困难为由,要求追加计划外进口化肥指标。4万吨指标到手后,她让省农资公司具体组织进口,并批给该公司305万美元外汇配额。这件事本与刘博无关,闫健宏却又让他插了一腿:把给国家计委的报告交刘博送到北京,让刘博的某生意合伙人出面为省农资公司张罗外汇。事后,刘博一伙就以此为由,向农资公司索要好处费118万元。因反映太大,刘只转出了25.46万归于个人名下,其生意合伙人取走了28万元,剩余的63万余元被闫健宏转入自己管辖的贵信公司挂帐。就在1991年当年,闫健宏还动用计划物资指标、外汇指标和进口配额,帮助刘博及其同伙倒卖农药、煤炭、铝锭使刘博另外获利14万元。就这样,短短几年中,闫健宏利用职权为儿子谋利竟达120万元之巨!刘博大捞一把之后,于199110月漂洋过海去了美国。不久他打算置办房产,需要几十万美元。他的钱远远不够,于是又向老娘伸手了。闫健宏虽有舔犊之情,但个人一下子却掏不出这么多钱来。怎么办?她出任贵信公司董事长后,眼光马上盯在了贵州公司的帐上,寻伺可乘之机……

19925月,珠海一公司经理程某结识了闫健宏,通过她从贵信公司贷得500万元,又请她帮助办理赴香港的单程通行证。闫健宏一眼就瞄准了这条大鱼,立即答应下来。6 20日,闫、程两人见面,闫健宏亲手将赴港通行证交给程某。第一夫人对此这般重视,使程某大为感动。时机已到,闫健宏与程某拉开家常:两个儿子在美国,大儿子准备买房子钱却不够,有几个人答应借钱都未兑现,难啊……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不用明说,程某一听就心领神会,马上表示可借钱给刘博买房。闫健宏随即将刘博在美国的电话、帐号留给程某。623,程在香港将15万美元以刘博及其妻子、弟媳的名字分三笔汇往美国。刘博收到款项后,买下了一座小楼。欠债还钱,古之常理。闫健宏也不算糊涂。1992819,程某某再次从贵信公司贷款175万元,加上上次500万元,本息共计720.21万元,到期后程某只归还618.24万元,尚欠101.97万元。19921125,闫健宏亲自带人到深圳找程某结帐。在深圳王朝酒店,两人又见面了。闫:刘博借的钱还了没有?程:没有闫:你要人民币还是美元?程:人民币就行了。于是,闫健宏与程某商定,将程借给刘博的15万美元折合成105万元人民币,冲抵程欠贵信公司的剩余的贷款。闫健宏说:你欠贵信公司的贷款101.97万 元人民币,就不用还了,刘博欠你的15万美元也就不用还了。这就是说,闫健宏用贵信公司的101.97万元人民币,为儿子还上了借程某的债。闫健宏让会计给程某开了一张收据:收到程某还贷款720.21万元,闫在上面签了字。程某的钱还上了,公帐、私帐似乎都了结了,然而贵信公司的帐上却出现101.97万元的窟窿。

闫健宏却早有打算。1992 6月,贵州侨谊实业公司与贵信公司签定了联合经营钢材合同,合同规定,贵信公司出资500万元,由侨谊公司经营,侨谊公司向贵信公司支付42.5万元的 利息,合同期为5个月。在签合同之前,闫健宏对该公司经理黄远华说,贵信公司买一部宝马车,车款是借的,要联营的话,除合同规定的42.5万外,还要 从利润中再拿出40万元给贵信公司。40 万元可不是小数目。黄某暗忖,今后有求于第一夫人的事不少,只好表示同意。同年124日,侨谊公司归还本金的同时,又汇入贵信公司82.5万元。闫 健宏分咐会计将此款分两笔做帐,一笔为收侨谊公司利息分红42.5万元,一笔为代珠海万禾科技发展公司贷款40万元,用这40万元,冲了闫健宏自己所欠贵信公司的101.97万元中的一部分。就这样,闫健宏东拉西骗,东挪西借,或是贪污,或是短期挪用,先后抓来几笔款,堵上了他儿子买洋楼用的15万美元。此外,她还于19928月至19936月,先后挪用200多万元人民币和5万美元给刘博及他人使用。洋房买到了,然而,她也给自己挖了一个深深的墓坑。1992年,贵州省政府接待处、省外办、省旅游局等单位,要在八角岩饭店合建办公楼。闫健宏和刘博看上了这块地方,要与香港某公司一道,同省政府接待处、八角岩饭店合资建娱乐城,遭到省里几个部门的反对。

 

谁说女贪官没理想?——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闫健宏毫不退却。发挥她的特殊能量,找到省里有关领导,硬把这块地皮要了下来,将修建中的办公楼改建成贵州丽晶游乐股份有限公司。闫健宏、刘博,将做化肥生意34万元,非法入股该公司。刚出国几个月的刘博,摇身一变,又成了外方股东。为了掩人耳目,他们在股东名单上以刘博弟媳的小名艺民出现。然而,好景不长。丽晶公司开业两个月,财运不佳,经营亏损。闫健宏、刘博想打退堂鼓了。按正常的市场规律,如果一家企业亏损,其股东的投资绝然不会升值。然而,闫健宏却生财有,在她手里,死马能变成活马,本应贬值的股份却能陡然升值。这年10月,闫健宏结识了香港亚里奥公司董事、深圳新王朝酒店外方股东金凯利。两人一见如故。闫要金以115的比例收购刘博同两名外商在丽晶的股份。金是个聪明人,他看得很透,说自己资金有困难,如果闫健宏能提供贷款他就收购。他的意图明明白白,闫健宏也不含糊。她当即任命金凯利为贵信公司深圳代表处主任,让他以贵信的名义从深圳拆借了7000万元,将其中的500万元贷给金。金以80万元收购了刘博原值34万元的股份。刘博又奇迹般地获得了46万元的增值收入!随后,闫健宏将拆借来的另外6500万元如数转给金凯利使用。金用其中2000万元偿还了他的私人债务,用4500万元购买了上海300亩土地开发权。按理说,这300亩土地开发权本应以贵信的名义购买,归贵信所有。但是,闫健宏却又让贵信公司以6420万元从金凯利手中转买过来。只此一笔,就使国家损失近2千万元。

金凯利对闫健宏感恩戴德。19931月,他盛情邀请闫、刘母子到香港游玩,承担了她们在港吃、住、玩等一切费用,还先后送给闫、刘各1万元港币和价值1.7万元的物品。同是在1992年,刘博用港商程某为湛江三星集团换外汇的200多万元人民币,以职工的身份,买了湛江三星217.5万元债券,在此期间,程某要买房子需付定金200多万元,便向刘博提出赶快把债券卖掉,他好交买房定金。刘博说,不要着急,债券可能要升值,你的买房定金我们想办法。此时刘博买的债券也放在闫的手上。闫健宏再显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神通,决定从贵信公司借钱给程某交定金。915日,闫给有关人员批条写道:为香港某某公司代付购房款 200.64万元,用通达实业公司注册资金付款。直到同年12月底,刘博等人以11.3的比率卖掉债券后,才归还此款,占用3个月,刘博等大”60万元。心灵一旦被钱魔攫住,贪婪就没有止境。闫健宏为了实现她的美国梦,在即将退休之际,用手中的权力和特殊地位,近似疯狂地大敛不义之财。1992 7月,闫健宏和她丈夫一同参加了在昆明召开的五省七方协调会。在盛产优质烟草的云南,她闻到了诱人的烟味,又与港商陈某打起了香烟的主意。在丈夫的鼎力相助下,她找云南省委领导批烟。拿到批条后,陈某到玉溪卷烟厂得到1000件红塔山香烟供应指标,就地将该指标转手倒卖给他人,然后从获利款中拿 出40万元,送给闫健宏。闫健宏没出一分钱,凭借自己的面子回了40万。这个数字,相当于她一生官俸的两倍多。她用这笔钱还上了前一年刘博借钱买的一辆宝马轿车的借款,车子放在北京的家中,供一家人在北京时使用。

贵信公司。贵州省建立这家非银行的金融企业,旨在为贵州多融资,促进在全国尚属贫困省区的贵州经济尽快发展,使仍得不到温饱的三千万人民摆脱贫困。然而身为 这家公司最高领导的闫健宏却已良心泯灭,把贵信公司变成了自己的金库。她苦心经营,网罗心腹走卒,将他们安插在公司的关键岗位上,自己操纵一切,贪污、挪用巨额公款,就象花自己的零钱,从一个衣服口袋掏出揣进另一个口袋一样随便,轻而易举得很。仅在19931月至7月,她就纯熟地表演了一系列贪污活剧:1月,闫健宏派贵信公司副总经理宋立权到海南,为海南世通房地产公司办理2000万元贷款事宜,宋以给职工发奖金的名义,向海南世通公司董事长高天国要了10万元人民币现金。回来后宋将此款交给闫,闫健宏拿到这笔钱后,化名存入银行,据为己有。3月,闫健宏派人到湛江一家公司收取710万元人民币的贷款收益。钱取回来后,闫让财会人员不入大账,而是存入小金库4月,闫健宏以别人要借用为由,让人从中提取10万元交给她,又据为己有。5月,贵州侨谊公司向银行和中国租赁公司贷款,找贵信公司做担保,双方签订合同规定,贵信公司收取1.85万美元的担保金。闫向对方提出要收取现金。5 24日,侨谊公司派人将1.85万美元现钞送给贵信公司,贵信公司副总经理宋立权开收条写明,美元现钞1.85万元交闫董事长作为归还境外开户借款。宋将其中1.43万美元交给闫健宏,实际上根本没有归还境外借款的事,闫将此款据为己有。6月,海南世通房地产开发公司付给贵 信”136万元贷款利息和150万元包干利润。贵信金融部经理高玉成按闫健宏、宋立权把钱放在帐外的要求,先将其中的150万元包干利润转到海南贵信实业公司过帐,第二天又把钱汇到海南某公司个人名下。然后闫健宏把世通公司经理高天国叫到贵信,与宋立权、高天国一起密谋并办理了免掉世通公司包干利润的假手续,共同贪污了这150万元巨款。6月,闫健宏以贵信公司要付宝马车款和到北京办事需要打点的名义,从公司投资贸易部的小金库中拿出5万美元,又以自己的名义借给他人使用,收取高额利息。7月,海南世通房地产公司向中国银行北京市分行贷款500万元,要求贵信提供担保,并将应付贵信5万元担保费在北京交给闫健宏,闫干脆直接把钱装进了自己的口袋。如果想找一顶合适的桂冠给闫健宏戴上,那么,吸血鬼这一称号她是当之无愧的。吸血鬼也有出的时候。为了拉拢关系,平息对她的议论,闫健宏也曾多次出过。不过,那都是公司的钱、国家的钱,她自己则一毛不拔。1993年春节,她指使手下写了一个送礼报告,详细开列了要赠送的单位和个人名单,然后在报告上批示:同意按此方案办理,两次用公款购买了8万元礼仪储蓄存单,分送给33名省、厅级领导和4个单位。由于她的特殊背景,此举产生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一些单位纷纷仿效,一时形成了没有红包不开会,不送礼券不过年的坏风气。

1993730,根据群众举报,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决定对闫健宏的问题进行初查,闫健宏岂肯束手就擒,她自恃身份特殊,自以为手段高明,顽固地抗拒检查。1993 1119日,贵州省人民检察院依法将闫健宏逮捕。经司法机关认定,闫健宏贪污公款65万元人民币和1.43万美元,伙同他人,共同贪污公款150万元人民币,个人挪用公款200.64万元人民币和5万美元,为他人倒卖香烟提供购烟批件,个人收取获利款40万元,接受他人贿赂1万元港币和价值1.7万元 人民币的物品。此外以权谋私为其子非法获利120万余元。闫健宏的行为实属罪不容赦。中共贵州省委、省政府、省政协已经分别将闫健宏开除党籍、公职、撤销其政协常委职务。1994 13日,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对闫健宏作出终审判决:以贪污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挪用公款罪判处有期徒刑14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以投机 倒把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8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112日,最高人民法院核准了这一判决。116日上午10时,闫健宏,这个曾经不可一世的老妇人,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以上是中国纪检监察报1995年的报道。据悉闫健宏临刑前昂首挺胸,学保住党的机密的烈士留下遗言:“我对得住老刘”。谁说女贪官怕死沒有理想?闫健宏正相反,就义时她比江姐还从容大义凛然。如果说江姐临危不惧是为了共产主义的理想保护了同志们的安全。那么闫健宏呢?独自承担,一死无悔,她的理想很简单,永恒的爱情让丈夫继续当官。女贪官并沒有白死,她的理想终于实现了。19936月至19949月她的丈夫刘正威任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副书记。本博秦全耀打死也不信,两个儿子儿媳都送去了美国,老爸居然一点不知情不受牵连继续能当官。而且,他还是中共第十二届、十三届、十四届中央委员。


谁说女贪官没理想?—— - 一统江山 - 一统江山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